下载ag娱乐  - 首页

主页 > 港闻 > > 正文

刚跑几十公里两三万就甩卖了快手上低价处理的

2020-05-05 03:54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忙着呢,再说。”记者话还没说完,对面直接拒绝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龙哥在现场对话声音,“对,老铁,是直接过户到个人。”电话穿过嘈杂的背景音后不到十秒便被挂断。

  龙哥(化名)是快手上一名小有名气的红人,他的真实身份无从考究,但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他是一个拥有近2万粉丝、上传了300多个视频作品的播主,他的视频作品内容十分垂直,即“甩卖”新能源二手车。在他录制的视频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电动车,包括奇瑞小蚂蚁、长安奔奔EV260等等,涉及了吉利、长安、众泰、北汽等多个品牌。

  龙哥是一名专门倒卖电动二手车的车贩子。蛇有蛇道,虫有虫路,他的神奇之处在于,总是能不定期批量拿到二手国产新能源汽车,然后在快手上“上新”。龙哥一般会先快速录制小视频发置快手平台,而后将它们低价“甩卖”,价格一般在两三万元之间。

  价格虽然低,但是龙哥卖的并不是次等货。他所卖的这些车主要以A0级新能源汽车为主、车况较好并且行驶里程数大多处于一万公里左右,有些甚至只有几十公里的“新车”,而价格仅售新车补贴后价格的三分之一,因此在他作品下点赞或参与直播互动的人并不少。

  作为与传统二手车贩子的区别,龙哥货源往往都是来自于企业端,仅有少量的收购来自私人。龙哥一般都以大买卖,大批量交易为主,不管是收货还是出售,“快”就一个字,因而一般的购买一辆两辆的客户他都不愿意搭理——毕竟分分钟几十万的人,一两单确实很难入得了龙哥法眼,而且相对于企业采购,私人用户往往都十分挑剔。

  尽管不爱搭理人,但优质低价的产品还是吸引了不少客户,龙哥强调“懂的人无需过多解释,不懂的人说再多也没用”的原则,他几乎从不回应关于货源问题,只是在作品标题开宗明义——“领完补贴”、“废铁处理”、“卖不出去”,这些简单的描述吸引了很多人围观。

  但是这些产品究竟从何而来,为何数量如此巨大?这些产品为什么在获得补贴之后就迅速转手?购买这些产品是否有法律问题呢?这些问题似乎很难阻挡低价的诱惑。而记者上一次被挂断电话后,又在另一时间以买车为由头再次与龙哥取得了联系。或许这一次是赶上了龙哥直播空隙,他明显耐心更多。

  “直播间秒杀价三万五全包,才跑一万多公里。”当天,记者问及龙哥视频中挂着鄂A牌照的长安奔奔EV260时,这是他给出的报价,并表示如果有需要可以进直播间秒杀,一天仅限量秒杀一台。“秒杀”是龙哥偶尔会进行的引流活动。经济观察报了解到,批发给二手车经销商事实上是龙哥卖车的主要流向,只有小部分才会在直播间以每天仅售一台的方式进行“秒杀”。

  这是因为,龙哥的货一般都是不愁卖,首先是经销商的需求量大,一次能走掉一批货,基本刚到就能一批全卖掉。第二点考虑,则是基于第一点的,由于这批车出售报价本来就做得很低了,如果在快手上再走量卖给个人的话,那么反向对于批量卖给经销商的车辆溢价是一种伤害,因为他们需要再卖给私人用户。所以,龙哥一般只会出售非常少量的车给私人用户。

  在购买者“秒”到后,龙哥会有一整套的服务。以上述的奔奔EV260为例,这辆车目前在郑州,交易需要购买车者本人到达郑州交钱提车,然后将车开回所在地。同时,他表示,他们有一套相对成熟的流程,即到达当地后会有当地“黄牛”进行接应,帮助其去车管所处理过户等手续。

  现车除了奔奔外,龙哥手里也有很多其他品牌的二手新能源汽车,龙哥有点傲娇的对记者表示:“什么牌都有,但是目前全部卖完了,都批发给经销商了。你关注我快手,等过完年我们收了新车你看到再打给我。”

  为什么在传统二手车市场被视作“烫手山芋”的二手新能源汽车在这里却成为了抢手的“香饽饽”?一位从事二手汽车销售的业内人士指出,这主要原因还是价格低,同时行驶里程数也不高。

  以记者咨询的2018款长安奔奔EV260为例,其上市官方指导售价区间为12.38-13.58万元,新车补贴后售价为7.28-8.48万元。目前在二手车市场,新能源二手车残值相比燃油车普遍偏低,很多车型3年保值率都在50%以下。而在龙哥的快手里,行驶里程仅为一万多公里的车型出售价为3.5万元。“车更新、价格更低,而且明年补贴就正式退坡了,这批车的新车售价更贵,无论是秒杀到的消费者还是成为龙哥‘二级销售’的经销商们怎么算都划得来。”

  在奇人辈出的快手上,龙哥依然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在龙哥的快手视频下,经常有人追问,为什么龙哥的车会这么便宜?究竟在什么渠道拿的货?作为核心的商业机密,龙哥当然不会把这些公开透露。因此在直播间,对于这一系列问题他都尽量选择回避。

  但仔细观察其视频中所售汽车,经济观察报发现,这些车辆的源头其中一部分指向了曾经红极一时的分时租赁企业,另一部分则瞄向了曾经给出过较高销售数据的新能源汽车公司。

  实际上,当记者提出为什么挂某个省份车牌但车却在另一个省份时,龙哥解释称,“之所以挂牌只是为了“过”个牌,再拉去做运营。”龙哥口中的“运营”,事实上是分时租赁的运营。

  由于一些城市拿到运营牌照手续等有限,所以很多分时租赁企业会选择在上牌更便利的城市或者地补贴更高的城市上牌一批车,然后再将这批车运至对外地牌照没有严格进驻要求的城市,进行分时租赁的运营。

  细看龙哥的快手视频记者也找到了一些端倪。例如在其2019年12月30日发布的长安奔奔EV260出售视频里,车辆采用的涂装就是由力帆控股战略投资的新能源汽车智能出行平台盼达用车的涂装,虽然“盼达用车”几个大字被视频快速切过,但其熊猫logo显示其就是来自盼达。

  而在其2019年11月25日发布的众泰E200出售视频中,车辆虽然蒙着一层厚厚的积灰,但通过侧面的蓝色“iGO”,并不难发现它来自于深圳市分时共享网络有限公司iGO共享出行。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视频里龙哥称这批车“接近于新车、只开了几十公里”。

  盼达用车自去年起频频被爆出资金链断裂、押金难退等问题。而搜索iGO近期的相关新闻发现,有媒体曾报道,在2019年9月珠海大学生开iGO平台的众泰E200发生事故,事故发生后众泰已陆续召回了在该平台的众泰E200车型约500辆进行排查车辆故障,目前在该共享平台记者发现这款车已经下线。但它们与龙哥快手里的车辆是否存在必然联系无从考究。

  在龙哥快手里,还有一些并未涂装、也没有打上任何平台logo的车辆,它们来自于江淮新能源、北汽新能源、长安新能源、吉利新能源、知豆汽车、比亚迪等等,它们有的是几乎全新的车,连座椅塑封袋都没拆,有的车型还处于国内新能源销量排行榜的前列。

  一位从事二手车销售的业内人士猜测,2019年6月25日是新能源新政过渡期的最后一天,国补减少47%以上,地补则全部取消,在那之前,不排除有人进行压库操作。“那之前几年中,大家都操作了什么?而那之后新能源汽车产量数据又进行了怎样的断崖下滑?”该业内人士表示:“裸泳开始了。”

  快手上的被低价出售,仅仅是“新能源弃车”的一部分,除了在龙哥快手里出现的这批新能源汽车外,有媒体还曾报道在国内多地惊现共享汽车“坟场”。在全国各地出现了多个新能源汽车“坟场”。

  以距离上海120公里的浙江嘉兴秀洲区为例,当地存在着一个堆放着超过4000辆汽车的电动车坟场。而在杭州下城区中诸葛路东侧,一处拆迁后的空地,也存在着一片新能源汽车坟场。附近居民对媒体表示,2019年7月这些车辆集中出现在这处空地上,闲置很久,而去年杭州出现多个“共享汽车坟场”。而之前,在浙江杭州钱塘江边,也有近3000辆被淘汰的新能源共享汽车密集停放。

  这些车辆大部分都是来自共享出行公司的。有统计数据显示,随着共享出行风口的升温,截至2019年3月,全国投入分时租赁运营的汽车数量约为11-13万辆,而参与运作的公司还曾一度超过600家。但随着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后,后者数据在2018年锐减至200余家。

  最开始,分时租赁公司不但能够帮助车企通过运营达到里程数拿到补贴,还能帮助车企消化车辆。但后来随着补贴逐步退坡,车辆成本升高,再加之分时租赁本身的高运营成本、盈利难等问题,导致了很多分时租赁企业因资金问题难以维系经营。而之前为了“扩张”铺设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到最后都成为拍卖以回流资金的手段。

  目前私人消费在新能源汽车销量中占比依然比较少,企业采购和运营车辆依然是购买主力。2019年,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在微博上公开表达了对中国电动汽车真实销量的质疑。其表示,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电动汽车数据拆出来,再将卖给的士、出行等的大客户数据拆出来,最后将实际销售价格12万以下主要给出行金融解决方案的(数据)拆出来,剩下卖给真实消费者数据大概只有十几万辆。

  受补贴退坡造成的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自2019年7月起连续五个月同比下滑。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完全退坡,而此时电动车将进入完全市场化竞争。而诸如坟场和快手秒车这样的现象,也是新能源汽车艰难起步中种种乱象的折射。

点击排行